她在学习调酒做提拉米苏

2018-08-18 03:30

有些女人的生活总是比另外一些女人慢半拍,然而轨迹是相似的,都不愧为各大专院校出来的学生——读书、恋爱,然后挣钱嫁人。但三十岁初婚的女人比二十三岁初婚的女人平均离婚率要低很多,平均收入也要高很多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年纪轻轻,挣钱是困难的,快乐却来得简单。工作难找,报酬少少,生活里出现的每一个男人都似乎是改变生活状态的机会。我最好朋友的婚礼就是在我们毕业一年后举行的。大学时代同时喜欢霍洛维茨和斯汀的她,照例涂上两斤面粉去拍了婚纱照。挑的是北京最好的影楼,所以效果不错,据说像萧蔷。照片拍好后被镶进相框,挂在客厅的电视机上头,方便每晚和大她九岁的老公聚众观看肥皂剧时观摩赏析。

在英国读书的时候常常为了寻找住房和实习的机会浏览报纸,于是一不留神看到了很多征友广告,跟国内的征婚广告很类似,但绝对不提“婚姻”这两个字。

她的际遇在同学中间一时传为美谈。其他女生和她之间的差距也昭然若揭。当她和前夫像子君涓生一般天风海涛的时候,我们正就着大棒子粥和猪肉白菜馅饼啃中国文学史。她开始养狗,我们开始读研出国。她开始生恨,我们开始找爱。等到她要离婚的时候,我们也要毕业了。现在,她在学习调酒做提拉米苏,我们开始学做汆丸子,期望找个好男人每天一起吃顿热乎乎的晚饭。

广告上或者说希望找个人发展长期的关系,或者说只需要短期的感情。刚开始我还看不惯,朝三暮四的人居然堂而皇之地登报表白!英国人民就不管管这种人吗?居然还有人给他回复!

婚纱照和电视机,这简直是每一个中国新娘的宿命。一年以后,她开始养狗。又过了一年,她眼眶红红地来敲门,要把狗送给我。我们因为一只两岁的京叭恢复了大学时代的亲密。夜晚,我们躺在床上,她恨恨地告诉我,是婚姻把她从一个女权主义者变成了宿命论者。有恨不觉年迟,一年以后的今天,她已经离了婚,有了小她三岁的男朋友,并且辞掉了即将下岗的工作,准备在市中心开个酒吧。

挣到第一个十万,是男人最想发财的时候;毕业一年,是女人最想嫁人的时候。如果那时阴差阳错地没有结成婚,多半要拖到二十八岁甚至更晚了。每当被别人追问为什么还没有结婚,我的不耐烦几乎冲破脑门:谁规定每个女人都必须结婚?

后来随着自己的感情经历的增多,我渐渐看明白了,有的阶段真的不适合结婚,也有的人真的不适合结婚。

可是当我回国之后,某些人一旦知道了我还单身,就都张罗着帮我介绍对象,几次不成就恼羞成怒,懒得理我,还在背后说怪话,此时我感觉出英国人民的好了,管你单身已婚从一而终水性杨花还是有怪癖,都不过问,绝对尊重别人的隐私。